首頁 > 行業資訊 > 2020-2050能源需求及供應發展判斷正文
日期︰2019-9-25 來源︰互聯網 作者︰李工 瀏覽量︰

TAG︰2050能源需求,2020能源需求,2050能源發展

當前,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資源高效利用、技術進步、體制機制創新等日益成為產業轉型升級、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重要動力。能源高質量發展對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至關重要,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現代能源體系勢在必行。我國能源發展需要逐步從總量擴張向提質增效轉變,解決能源生產供應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滿足人民美好生活對安全優質、經濟便捷、清潔智能的能源供應需求。

國網能源研究院基于能源和電力領域的長期研究,立足于能源中長期發展方向、發展方式、發展動力深刻調整的新格局,借助自主開發的能源需求預測、電力規劃與生產模擬等一系列模型工具,深入分析和展望了能源及電力系統發展趨勢,形成了我國能源發展六大判斷和電力發展六大判斷。

在能源發展方面,該院從能源需求、能源利用效率、能源需求部門結構、能源需求品種結構、電氣化水平、能源燃燒二氧化碳排放等角度對我國未來能源發展進行了深入展望分析,主要結論如下︰

能源需求增速放緩︰

終端能源需求增長將在2020年後進入飽和階段,一次能源需求增長在2025年後進入飽和階段。我國終端能源需求總量將在2020年後進入飽和階段,預計2030年後進入峰值平台期,總量穩定在39億~42億噸標準煤。我國一次能源需求總量約在2030年後進入平台期,總量穩定在55億~58億噸標準煤,其中化石能源需求在2025年前後達到峰值,為41億~43億噸標準煤。

能源利用效率持續提升︰

2040年人均一次用能保持在4噸標準煤左右,單位GDP能耗水平有望于2035年達到當前世界先進水平。用能結構升級疊加節能潛力釋放將推動能源利用效率持續提升,人均一次能源消費將保持緩慢增長,到2040年人均一次用能保持在3.9~4.1噸標準煤,略低于該院2017年度預測值(4.0~4.2噸標準煤),表明我國可以通過走高效節約道路,以更低的人均能源消費水平支撐經濟長期增長和生活持續改善。單位GDP終端能耗穩步下降,有望于2035年前後達到當前世界先進水平。

能源需求部門格局加速演變︰

終端用能增長逐漸從工業部門轉移到建築和交通部門。其中,建築部門用能在2030年前保持快速增長,成為推動終端能源需求增長的最大貢獻部門;交通部門用能持續較快增長,2030年後成為推動終端能源需求增長的最大貢獻部門。隨著電動汽車保有量的大幅度增長,公路交通用能增量最大。

能源結構加速優化升級︰

2025年前,電力取代煤炭在終端能源消費中的主導地位。2035~2040年,非化石能源將成一次能源供應主體。終端能源加速實現高水平電氣化,預測2025年前電力取代煤炭在終端能源消費中的主導地位,相比該院2017年度預測值(2030年)略有提前。一次能源低碳化轉型明顯,預測2035~2040年非化石能源總規模超過煤炭,成為體量最大的一次能源消費類型,到2050年佔一次能源需求總量的比重增至45%~56%。風能、太陽能發展快速,預計在2040年前後成為主要的非化石能源品種。

電氣化水平持續提升︰

2050年,電能佔終端能源的佔比有望達到47%左右,建築部門成為電氣化水平提升的第一引擎。終端用能結構中,電能逐步成為最主要的能源消費品種,預計2050年終端能源結構中電能佔比增至37%~47%以上。建築部門是電氣化水平最高、提升潛力最大的終端用能部門,預計到2035年提升至47%~63%。交通電氣化水平將提升到2050年的14%~25%。

能源燃燒二氧化碳排放于2025年前後達到峰值︰

峰值約為105億噸左右,2030年後進入快速下降通道,單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目標有望超額實現。能源燃燒二氧化碳排放量即將進入平台期,2025年達到峰值,早于自主減排承諾時間,峰值約為105億噸左右。2030年,單位GDP二氧化碳排放強度比2005年下降70%以上,下降幅度預計能夠超額完成自主減排目標。受電氣化水平提高影響,電力部門在2020年超過工業部門,成為最主要的碳排放源,碳排放總量和佔比在2025年前後達到峰值,在2030年後快速下降。

在電力發展方面,該院從電力需求、電源發展、電網發展、需求側資源與儲能發展、電力系統成本和排放等角度對我國未來電力發展進行了深入展望分析,主要結論如下︰

電力需求仍有較大增長空間︰

2035年之前保持較快增速,2050年將在當前水平上翻一番,上限可達約14萬億千瓦時。我國電力需求將持續增長,增速逐步放緩,2035年達10.9萬億~12.1萬億千瓦時,2050年達到12.4萬億~13.9萬億千瓦時。建築部門是電氣化水平提升最快的部門,而工業部門仍長期將是我國最重要的電力消費部門。2050年我國人均用電量將達到約8800~10000千瓦時,介于當前日、德等高能效國家水平與美、加等高能耗國家水平之間。

電源裝機增速快于電力需求︰

2035年、2050年有望分別達到40億、50億千瓦左右。電源結構呈現“風光領跑、多源協調”態勢,風電和光伏發電將逐步成為電源主體,煤電裝機將在2025至2030年前後達峰。我國電源裝機規模將保持平穩較快增長,2035年將達到約35億~41億千瓦,2050年將達約43億~52億千瓦。陸上風電、光伏發電將是我國發展最快的電源類型,2050年兩者裝機容量佔比之和超過電源裝機容量的一半,發電量佔比之和超過三分之一。

鑒于新能源發電存在較強的波動性和不確定性,且利用小時數相對較低,為解決新能源大規模發展帶來的電力、電量平衡與調峰問題,需要各類電源協調發展。氣電、核電、水電等常規電源仍將保持增長態勢,煤電裝機容量將在2025至2030年前後達峰,峰值約為12億~13億千瓦。

電網大範圍資源配置能力持續提升︰

2035年、2050年跨區輸電容量將達4億、5億千瓦左右,為當前水平的約3倍和4倍,“西電東送”“北電南送”規模不斷擴大。我國跨區輸電通道容量將持續增長,2035年、2050年將由當前的1.3億千瓦分別增長至4億、5億千瓦左右。西北地區、西南地區為主要送端,華東地區、華中地區為主要受端,“西電東送”“北電南送”規模呈逐步擴大趨勢,尤其是在2035年之前將保持快速發展。電網作為大範圍、高效率配置能源資源的基礎平台,重要性將愈加凸顯,以特高壓骨干網架為特征的全國互聯電網將在新一代電力系統中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

需求側資源與新型儲能迎來發展機遇期︰

2050年,能效電廠、需求響應、新型儲能的規模都將達到4億千瓦以上,均超過最大負荷的15%。需求側資源將在未來我國電力系統中發揮重要作用,能效電廠、需求響應容量穩步增長,2050年資源規模將分別有望達到4.5億、4.1億千瓦左右。新型儲能在2030年之後迎來快速增長,成為電力系統重要的靈活性資源,2050年裝機將達4.2億千瓦左右。

電力系統成本將呈現先升後降趨勢。度電平均成本將在2025年前後達峰,2050年降至當前水平的60%~70%左右。當前至2025年,電力需求保持較快增長,新能源發電技術等仍處于發展期,能源轉型需付出一定經濟代價,電力系統成本持續上升。隨後,電力發展的清潔目標與經濟目標逐漸重合,能源轉型將更多基于市場自主選擇。在考慮環境外部成本內部化的情況下,2050年度電成本約為當前水平的70%左右。如果不計環境成本,2050年度電成本約為當前水平的60%左右。

電力碳排放總量在2025年前後達到峰值︰

峰值約為45億~50億噸,2050年單位電量碳排放強度將降至當前水平的四分之一左右。隨著清潔能源發電量佔比逐漸提升,電力系統碳排放總量在2025年前後出現峰值,峰值水平約為45億~50億噸,2050年電力系統排放量約18億~19億噸,佔全國碳排放的比重降至30%以下。2050年單位電量碳排放強度約為當前水平的22%~26%。